阿布布布布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看到第三十集我看不下去了,这可还要怎么虐啊,小心肝儿一揪一揪的,能不能好了还,潘老师还在吐槽大会讲说
“第二季我没有死”-那是哪个主要角色便当了吗!?
“至于哪个我没有死,你们自己看剧吧”-我靠双胞胎死了一个是吗?!是这个意思吗?!
喘不过气了,谁来救救我😭

我都天27集有点虐,看不下去了,大关为什么那样子问啊,你要是知道了陷害你的人是谁,你会怎么办,为什么这么问啊我靠,flag立得飞起啊!求不虐嘤嘤嘤QAQ

啊我看的真的好慢

今天看到小关对着巡fafa放狠话

“保护好我哥,他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大致意思是这样,我滴天儿,我终于get到双关的萌点了

chapter 3

“汪儿,确定是这儿吗?”

“错不了,那孙子就住这儿。”

“屋里有人吗?”

“没有。”

“行了,等猪进圈。”

“嘿嘿,师父您这代号取的,真高!”

“少耍贫嘴,老实侯着。”

周巡带上小汪原来是去叶方舟家楼底下蹲点儿了。小汪以为只是来偷偷入室看上一看,顺便要是叶方舟在家的话给他个教训,其实和周巡的计划八九不离十,但是周巡主要目的是来干嘛的只有他自己清楚: 他要查一遍叶方舟有没有留下什么视频和照片。

“诶师父师父!那孙子回来了!”

“回来的正好!”

啊?小汪一脸懵,不是要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吗?

周巡冲锋,小汪在后掩护,二人跟着叶方舟上了楼,就等着他开门的时候冲进去,叶方舟却在自家门前站定并不开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小汪心道要遭,被发现了,正想跟周巡打个手势,却只见周巡两三步冲上了楼,在叶方舟惊愕的表情中几下制住对方,一把摸出钥匙扔给紧随其后的小汪,低吼道,开门!

小汪平时虎头虎脑的手脚却很利索,一个伸展抓住了飞来的钥匙,索性叶方舟家里钥匙就一把,瞬息几秒钟的事儿就被小汪打开门然后由周巡押进了屋。

周巡把叶方舟摁在一把椅子上捆牢,小汪正好把屋子看完一圈儿

“师父,没问题。”

“去就近找个趁手的家伙来。”

“想着了,我刚才经过厕所就看这个东西怎么看怎么顺眼。”

小汪说着将手里提着的东西递给周巡,周巡嗤笑一声,接了过来,端详几下,道

“行啊,马桶搋子,你怎么这么损呢。”

说着拿起搋子点了点小汪,小汪连忙退后一步,道

“师父您悠着点儿,别误伤。”

周巡不跟他臭贫,重新转向叶方舟的位置。叶方舟本来以一副泰然自若你能奈我何的臭德行坐在那里,转眼看见逐渐走近的周巡及其手里的马桶搋子,大眼睛瞪得滴溜溜圆

“周队长………周巡!周巡卧槽你大爷……”

叶方舟还没骂完,周巡一搋子搋到了他脸上,把他的口鼻捂了个严丝合缝,只见叶方舟一对圆眼睁得有鸽子蛋大,瞬间噤声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停了。

“敢威胁你爷爷我,活他妈不耐烦了吧!”

周巡拿稳了搋子一个劲儿往叶方舟脸上搋,直把叶方舟搋得几欲昏厥,翻起了白眼。
等周巡大发慈悲终于肯把搋子从叶方舟脸上拿下来的时候,叶方舟脸上已经留下了一大圈儿红印,间或还掺着一些未知的黑色污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周巡细细看了一眼,把他这个始作俑者都给恶心坏了,转头给了小汪一脚。

小汪: ?

叶方舟被折磨得就剩一口气了,摊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眼看就是没知觉了,周巡冲一旁的小汪道,

“去,把这孙子所有电子设备都给我拿来,尤其那些能录音录像拍照片儿的。”

“得嘞!”

没一会儿就把东西拿齐活了,周巡挨个儿查了一遍,叶方舟的邮箱也没放过,小汪说要帮忙也被制止了,要是真有什么被小汪看见那还得了。

粗略查了一番,没找到自己和“关宏峰”的影像记录,也没有其他有异常的东西,周巡又看了一圈儿屋里屋外有没有监控,所幸这是个几十年的旧小区,压根儿没有监控这种玩意儿,屋子里也没有可疑的地方,最后周巡从后脖颈子给了叶方舟一手刀直接把人砍晕了,俩人把屋子里的痕迹收拾了个干净,再给叶方舟松了绑,这才退了出去,把门原样锁好。

周巡这回可爽了,一身轻松,只觉得这些天被各种案子折磨的神经终于得到了一息喘气儿的余地,看天天也蓝了,看水水也清了,看人居然都觉得顺眼了。

“走小汪儿!跟哥吃饭去!”

“您请客吗?”

“个死小子,请!”

“得嘞!走着!我去开车……”

“边儿去,他妈一天天净想着碰老子座驾!”

两人笑闹着走远了。

隔天周巡请高亚楠吃饭,既想打探打探关宏宇的消息,还想看看高亚楠和关宏宇还有没有联系,最关键的,他想弄明白这个关宏宇什么情况,亚楠这儿还怀着他的孩子呢,他还敢在公共场合折腾周巡,怎么随时随地对谁都能发情啊,周巡越想越气,对面儿的亚楠还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嘴死硬,他马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想用自己跟关宏宇接触中获得的信息诈亚楠一诈,他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老关。

“喂,老关啊”

周巡嘴上说着话,脑子里使劲儿过弹幕,老关给我打电话是要说什么,当然很大可能是说安廷的案子或者问我什么时候能拿到公安部文书,但是……有没有可能他就是想我了,想问问我怎么样,会不会像我一样满脑子都在想他?会不会……

“我说你怎么还在津港啊。”

对面的“关宏峰”声音轻松漂浮,完完全全的随口一问,周巡打从看见来电显示老关后就一直暗自剧烈跳动的心沉到了底。

其实这么多年他早习惯了,都已经很久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希冀了,但是刚刚和“关宏宇”发生了那件事,他心里很不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挺希望关宏峰能稍微关心一下他,甚至用用他那个智商150的好脑子从他如今震开裂缝的外壳里发现端倪。

但是都没有,像年轻时候刚认清自己内心的那一阵儿,每天都会发一些不合情理的白日梦,然后被老关一次次叫醒,其实老关什么也没做,他只是像对所有人一样对自己,是他擅自有了太多的期待。

“那也是要时间的啊,我刚去递交了申请今儿。”

一如既往地,他用着吊儿郎当的语气,说着一样轻松漂浮的话。

“你把电话给亚楠。”

“你怎么知道我和亚楠在一块儿?”

“实验室小徐都跟我说了,高主任和你去吃饭去了,快把电话给亚楠。”

还问到实验室去了……

“哦你说你发现了董乾的尸体啊”

对面的亚楠一副恍然大悟的做作样子落在周巡眼里,他的一颗筛子心立刻跟着上蹿下跳: 找着尸体了和我说不也一样吗?非得找主任法医?我能不告诉主任法医?打人家手机找不着打到实验室,实验室没找到听说和我在一块儿就给我打电话,从头到尾就是要找高亚楠真当我傻啊?

周巡越想越难受,索性不听了。



董乾的尸体被发现后,周巡“关宏峰”等一行人在董乾家里进行现场勘验,周巡没说两句就把“关宏峰”
问住了,眼看他拿出来手机开始玩儿贪吃蛇。

正如关宏峰所评价的,周巡此人看着糙,其实心思比谁都细腻,最不好对付。最近“关宏峰”在破案风格上可以说是剑走偏锋,而且思绪的连贯性大大下跌,说白了就是脑子没有以前好使,再加上折腾好几趟就只为了专门跟高亚楠说找到了尸体……一个可怕的想法渐渐浮上了周巡心头,让他觉得庆幸的同时,反而又害怕这想法成真。

但他还是拿来了印泥和纸,让老关和周舒桐留下指纹,美其名曰减少流程提高效率。关宏峰在摁手印时的抵触情绪是个人就感受得到,更何况周巡所有注意力都在他身上,那一颗心跳得极剧烈,眼看就要蹦出来了: 你到底是谁,是关宏峰?还是……关宏宇?

当老关的手隔着印纸碰到自己的手时,周巡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是老关,但到底只是直觉,他也无从说起,只能让这个念头在心里一点点膨胀,紧紧地扒在他的血管上,让他每一次呼吸都觉得沉重不堪。

“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关队和周舒桐的指纹都没有问题。”

“那……关队的指纹和局里留存的比对了吗?”

“比对过了,也没有问题,不过……您为什么让我比对?”

“没事儿,……为了保险。”

截了几张痞帅痞帅的宏宇宝宝,以及被老关欺负的日常一脸懵的巡fafa。
终于看到23集了,半个月看14集,室友以为我早看完了,聊天的时候咔嚓给我剧透了那个谁谁是卧底,我当场一个昏厥OTZ

就公车play之后觉得这俩人还能折腾点儿小事情,就写了出来,感觉有点儿像没射干净doge

没有肉,单纯想开个chapter2,想写个爱情故事,嘿嘿嘿

二十集开头太色气了,我完全受不了,脑洞如宇宙了简直要。
严重欧欧西,pwp不知道会不会只有这一发,嗷嗷嗷啊!

观二十集有感(并不)这只是个丧心病狂的脑洞

当我看到周巡送走去出差的弟弟和小周,而哥哥从配电室出来的时候,这个故事就慢慢在脑海里了,到后面周巡发了疯地狂追“关宏宇”的时候,我已经完全丧心病狂了。
ps我刚看到二十集,还啥也不知道,就一狗血脑洞,不涉及电视剧剧情哈,2.13真相完全瞎编,完全为了满足自己的小变态心理

周巡在车站里撒丫子开始追看起来是关宏宇的关宏峰,追了半天到地下车库却追丢了,再次发现“关宏宇”的时候,周巡情急之下掏出枪来扣动了扳机,他原意只是想让“关宏宇”失去行动能力,结果阴差阳错打中了腹部,“关宏宇”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周巡连忙抢上前去摁住了他,一把摘下了他的口罩,只见“关宏宇”大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周巡隐约觉得这个“关宏宇”哪里不对劲,但是他实在没想出来。

“关宏宇”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人就已经不行了,周巡在救护车上一边看着医护人员给“关宏宇”做抢救一边沉思,他本来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此时此刻看着那张虚弱的脸他却什么也问不出来了,他只希望“关宏宇”千万要撑住,没了“关宏宇”他拿什么找到凶手,拿什么揭开真相,最重要的是,拿什么和老关交代。

“关宏宇”到底没救回来,周巡在病房外守了一宿,医生一出来他就冲了上去,却只得到了盖着白布的尸体。那时他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他恐怕找不到真相了,他该怎么和底下的吴征交代?老关肯定会恨上自己,他亲手杀了老关的亲弟弟,这一辈子都别想老关能原谅他,而除却所有的这些,周巡扫了一眼盖着白布的尸体,妈的老关和他弟弟太像了,身量分毫不差,隔着白布看去,就好像……就好像躺在那的是老关。一阵极强的寒意宛如一条滑腻冰凉的黑蛇,从尾椎骨一路爬到了周巡的后脑勺,激得他头皮发炸,整个人克制不住地打了个寒战,肠胃在这种莫须有的紧张之下绞到了一处,好想吐。

董涵为首的记者不知道从哪里闻到了腥味把消息散了出去,“雨过天青云破处——灭绝人性杀人恶魔就地伏法”,这一消息的出现犹如平地一声惊雷,震得周围几个省市全部争相报道,即便周舒桐拼命遮掩,“关宏峰”还是在第二天知道了这个消息,知道的那一刻他就冲到车站买了回津港的票,当天晚上就回到了局里。“关宏宇”的遗体还在太平间躺着,尚在值班的警员看到“关宏峰”冲进来全都噤若寒蝉,拼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小汪出来放水,一扭头看见了“关宏峰”,转头就要去给周巡通风报信,却被“关宏峰”一下拿住,小汪来不及想关队什么时候身手这么利索,只听关队声音低沉地问道,周巡呢?

“关宏峰”在太平间找到了周巡,当时周巡站在“关宏宇”
的尸体旁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关宏宇本来是要和周巡拼命的,可是看着白布下的“自己”,他却什么都忘了,他该怎么办,他没有哥了,他哥是因为他才死的……就在他脑子嗡嗡作响眼看要晕过去的时候,突然看见如同石雕一般站着不动的周巡踉跄了一下,扶住放尸体的台子才勉强站住,然后他抬起头来,只见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关宏峰”,道,关宏宇,你回来的挺快啊?

周巡听了医生的死亡说明之后来到病房,看着病床上的尸体怎么看怎么害怕,只是为了保险,我知道这是老关弟弟,我就确认一下,周巡一边安慰自己,一边从刚死不久的尸体身上提取了指纹……这件事只有周巡和高亚楠知道,其实只能算是高亚楠一个人知道,因为周巡见了赶回来的关宏宇那一面之后就递了辞职报告,一个人远走从此杳无音信。

高亚楠问过很多次关宏宇那天晚上到底和周巡说了什么,关宏宇一直不肯回答,等到孩子生下来一个月之后,他才终于松口,我和他说……

关宏宇,你回来的挺快啊?周巡睁着一双熬红了的眼睛说道。

周巡,你都知道了。关宏宇反而冷静了下来。

呵,你们哥俩真厉害,把我耍的团团转,搭上命也要耍我,是不是啊老关?周巡转而盯着躺在那里的人,语气熟稔仿佛对方下一秒就会睁开眼接话,或者做一个细微的表情以示回应。

周巡,你不要发疯了,你是误伤,我和我哥都明白,我……

你明白个屁!你们明白个屁!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冒险……

我哥他,有幽暗恐惧症,地下车库那么黑,即使你不开枪,我哥也跑不远,从一开始我们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我哥没告诉你也只是怕把你牵扯进这趟浑水里,只是没想到最后会死在你手里。
我以后都会扮演我哥活下去,我会让他作为一名优秀的警察退休……或者殉职,而不是变成和……杀人犯同流合污,最后挖坑埋自己的警界耻辱。你不要太责怪自己,我哥不会想看到这样的你,好好活着,这是你欠他的。

高亚楠听后久久不语,作为关队的朋友,宏宇的未婚妻,她都明白,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宏宇以后要作为关队活着,这意味着他们俩永远不能成为正常的夫妻,在局里要装成普通同事,甚至他们刚过满月的女儿都不能有一对正常的父母,过正常的生活。高亚楠迷茫了,但是一通电话让她看到了希望。

两年后,电视上又一次播报着2.13一家五口灭门案,只是这次不是对关宏宇的通缉,也不是关宏宇伏法的喜讯,而是在经过津港警方两年的努力之后,终于抓住了真凶,案件还牵扯出了警界众多位高权重的高官,产生了地震级的影响。另外一个震惊的消息是,原来两年来破案率奇高的关宏峰关队长其实是关宏宇假扮的,而真正的关宏峰早在两年前就被“伏法”了,两人为证清白而冒的险也被不知道从哪儿得到消息的媒体捅了出来,一时间全津港都在同情这对命途多舛的同胞兄弟,关宏宇假冒关宏峰的事也在警界大半高官落马的情况下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翻了篇儿,从此可以作为关宏宇活着,支队长是当不成了,但总有别的办法。他知道是亚楠把事情告诉了媒体,也知道是谁藏在夜里把这些黑暗都打散,但是他更知道这两年自己对亚楠有多少亏欠,所以他选择装作不知道,以后安安稳稳的和亚楠过一辈子。

大概过了一个月,无风不起浪的媒体又爆出一些莫须有的消息,什么“小关队长成妻管严,一着不慎竟被罚住太平间”,“坟冢有变——守墓人为您讲述弟弟沉冤得雪大关队长显灵”。关宏宇气的要骂娘,什么妻管严,亚楠和我一直感情甚笃好吗?不懂别瞎编,还什么显灵,我哥连个梦也没给我托过,坟冢有变是……是有个傻子住进去陪我哥了,我哥怕黑,那傻子闹腾闹腾,就不黑了……





对,我越写越跑偏,我一开始只想写140字的小脑洞,结果居然写这么多,这样手机打字恐怕大拇哥真的会粗OTZ,就酱吧。

朋友们,你们上的去随缘居吗?我好久不上今天一搜怎么也打不开了,第一个的网站还不是mtslash了,怎么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往东北寄神仙水要结冰,你以为现在往北京寄洗发水就不会结冰了吗?excuse me?🙂